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票务信息 旅游社信息 租车包车信息 酒店信息 景区信息
政务
公开
职能介绍 法律法规
领导动态 政务信息
标准创建 国家标准 行业标准
地方标准 创建动态
魅力永城 永城概况 现代永城
历史古迹 自然美景
文物资讯 永城文物 市博物馆
文物博览 考古新闻
旅游资讯 永城之旅 旅游出行
旅行常识 旅游新闻
旅游服务 吃在永城 住在永城
永城交通 玩在永城
欢迎访问永城旅游网 | 主办单位:永城市文物旅游管理局  | 地址:东方大道文化路交叉口 市委二号办公区 电话:0370-5116177  
当前位置: 首页 > 旅游资讯 > 永城之旅 >

航旅纵横道歉背后:商业化门前徘徊观望

时间:2019-04-26 12:4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6月11日,“虚拟客舱”功能将航旅纵横推到“疑似泄露用户隐私”的舆论高地。用户点击其他已选的座位,下方相应出现“Ta的个人主页”,点击进去就可查看Ta选择航空公司的偏好、常去的目的地等信息。

   航旅纵横2012年推出,用户量已经超过3000万人,这款产品在互联网世界里显得低调,团队至今也未设立公关职员。《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本次事件或是航旅纵横遇到的最广的一次舆论讨论。

   天眼查信息显示,航旅纵横是一款属于中航信移动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航信”)产品,中航信由中国民航网络股份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在2016年,航旅纵横的CEO薄满辉面向媒体表示:“体制内的人有非常强的底线意识,我们绝对不会去做一些损害用户的事情,因为对此我们内部是极其严苛的,比如说用户的隐私,这件事情我们绝对不会去触碰。比如说数据的安全一定是有保障。我觉得旅航纵横能做到今天就是因为我们很正。”

  “数据服务”的胜利

   在6月12日,航旅纵横最终道歉,并关闭相应功能。发展到2018年,两年之隔,航旅纵横在产品上的思路是什么。本报记者未能从航旅纵横方面获取采访机会。

   航旅产品资深业内人士季常对本报记者表示:“一个公司想生存必须能赚钱,所以交易才是关键。”航旅纵横的国资背景在客观上比航班管家等市场类产品具有数据来源优势。但是无法在交易上与携程比,因而“在寻找其他价值点。”

   目前,在国内航旅产品梯队中,航旅纵横、航班管家与飞常准形成三足鼎立的格局,数据源公认更有优势的是航旅纵横,“这是差异,客观存在的。”季常表示。

   记者了解到,围绕在线预订的一系列服务,核心竞争力聚焦于预定及售后服务,这一块与国资背景关系不大,并已经被携程等企业占领市场。

   “那么除了这一块,我们能够给用户的服务,其实就是在路上的细节。”业内人士李洋说。

   “如果主要矛盾解决了,就解决次要矛盾,像航班查询、网上值机,这些跟政府背景相关的附加服务也会体现价值。”季常提到,这即是第三方航旅产品的生存空间。

   李洋对本报记者说,目前,买票与信息服务的一体化还存在着用户痛点。“这就是很多OTA(在线旅游),包括我们这种出行服务商的一个机会。用户的需求不仅是买机票,后续包括提醒等很多行程信息服务,涉及不同航空公司或不同航班,都希望在这个平台能够完成。”

   能够提供“路上的细节”,这强烈依托数据能力。不同于其他互联网细分领域,航旅产品的赛道挤满了“国家队”。

   据悉,航旅纵横诞生在中国民航信息网络股份有限公司内部,中航信的业务性质属于将机票分销至全球的数据解决方案提供商和中间商,中航信是中国最早也是最大的一家航空旅游业信息技术解决方案的主导供应商。

   薄满辉曾面对媒体回答:“我们确实有一些体制方面的优势,比如由于身处产业链的重要环节对行业理解较深,再如经过体制的系统训练做事很规范,更容易给合作者以安全感。民航这个行业如果在行业外的人来看觉得挺神秘,相对来说比较封闭。但实际上在民航人看来,这个行业可能是所有涉及国计民生的大行业中,开放度最高的。”他认为信息就在那里,航旅纵横只是理解得更深。

   业内较为普遍的看法是,体制方面的优势在于,中航信作为机票分销商,处于产业链上游,航班信息的提供更为完善,如独家提供行程验真服务,支持查看机场周边和城区实时路况、机场进出港航班情况、整体延误情况等。航旅纵横提供的是第一手数据,并且及时和精确。

   李洋在一家市场类企业工作,他透露道,用户如果想获知这些路上信息的话,其实现在是没有途径的。“我们还需要跟合作方去谈,无论是数据合作还是授权合作,我们都要去拿过来之后,才有可能呈现给用户。”航班信息种类分得很细致,对应类型的数据,需要走正规途径,从跟官方获取,比如航班动态数据,由空管总局授权。“保证数据源特别全,我们才能保证给到用户的数据和信息是准确的。”李洋表示。

   本报记者了解到,通过官方获取的信息实际是碎片化的,航旅产品需要通过算法进行加工,之后给到用户。而由于每家算法不同,因为可能同一班飞机在不同平台显示情况不同。比如航班究竟几点起飞,有的是把飞机进入跑道就开始计算,有的或是依据关舱门的时间。

   这些信息公司正是凭借独特的服务内容,在OTA市场中站住了脚跟。话语权究竟在谁手里,是较为微妙的。今年4月份,南航宣布停止第三方应用提供值机服务等。

   李洋表示:“现在如果趋势是买国航必须去国航值,买南航必须去南航值,其实用户的体验是好是坏,不用去说。现在行业中出现种种问题,其实随着时间的推演,它最终肯定会有一个好的结果。”

  商业化进程缓慢

   夹缝之中存在着用户痛点,航旅产品得以生存。但是如何商业化却是需要谨慎解答的课题。

   数据服务拓展商业可能性注定需要考虑到用户隐私的边界。本报记者向一位航班管家内部人士了解到,在两年之前,航班管家考虑过类似于本次让航旅纵横陷入舆论争议的社交功能,但是没有决定去做,因为无法确定在飞机上,乘客是否愿意做交流,以及乘客间的社交,是否会为航空公司与其他乘客带来不良结果,平台难以控制风险。

   “我们只能看着(航旅纵横)这个事情的自然发展,不存在意外不意外。因为这个功能,其实行业去做相关产品的人,都会考虑到这一块。”该人士解释。

   而在季常看来,公司要赚钱,需要有交易产生,他认为这类产品共同要面对的是携程这样的巨头,但是显然无法应对。他提到,航班管家在发展之初不卖代理机票,做的只是机票和航班的查询,因此没有敏感数据留存。开始做交易业务后,就制定了数据安全策略。

   除了不能触及用户隐私外,有分析人士指出,在商业化上,航旅纵横的国资背景要求其变现探索不能对中航信的主营业务产生影响,无法直接介入机票买卖。跟随同行向下游如旅行预订发展,又会面临OTA的红海竞争。

   目前,总体上,市场化产品的商业路径相比较多。

   航班管家和飞常准的商业模式已经初具雏形。据了解,航班管家的商业逻辑针对于常出行的人群,提供出行产品和服务,即在APP通过机票、保险、酒店预定、专车等,以及通过广告植入进行变现。年报显示,航班管家的母公司活力天汇(871860.OC)2017年出行服务收入为2.8亿元,占比84%。据悉,飞常准通过为B端客户,如携程、航班管家等提供独家航班动态数据分析以及提供增值服务获取收入。

------分隔线----------------------------
推荐内容
政务公开 标准创建 魅力永城 文物资讯 旅游资讯 旅游服务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SiteMap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意见建议
永城市文物旅游局主办 永城市文物旅游局信息中心 承办并技术支持
豫ICP备12008395号-1